中国足彩网第一彩

您所在的位置:彩票资讯 > 新闻快讯 >赛事快讯

林德勒夫亲笔:自打出生 母亲就相信我能成为职业球员

2018年06月30日 11:26 来源:中国足彩网浏览次数:0
林德勒夫亲笔:我出生的那天起,母亲就相信我可以成为职业球员

林德勒夫在《球星看台》撰文,谈到了自己的成长,谈到了母亲从小到大对自己的信任......

我的母亲喜欢说我出生那一天发生的故事,因为她说,从那一刻开始她就明白,我会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。

她和我的父亲当时在医院里,父亲的行为看起来有些奇怪。他看起来有些分心,这很奇怪,不是吗?我的意思是说,自己的儿子马上就要出生。生活中还有比这意义更重大的事情吗?说真的。

当然,当我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他也是非常欣喜若狂的。但他说:“好吧,现在我们可以找个电视机看看吗?”

我的妈妈翻了翻白眼,因为她明白自己的意思。她当时跟我父亲说:“你讲真?没开玩笑吗?”

而我的父亲说:“我知道的,知道的,但他们马上就要开始点球大战了。”

那一天是1994年7月17日,在瑞典,维克托-林德勒夫来到了这个世界上,而在帕萨迪纳,意大利在世界杯决赛中和巴西相遇了。

我觉得正是我出生的这个时间点,让我的妈妈相信我注定将会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的吧。你们知道吗?几年之后,我也参加了世界杯决赛。由于某些原因,国际足联决定在我的家乡维斯特拉斯举办世界杯。球门是两个车库的门,大约有6.5万名球迷观看了这场比赛,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。时钟滴答滴答,90分钟慢慢走完,一个声音开始描述球场上的故事。

球现在来到了林德勒夫的脚下,林德勒夫控球......他过掉了一名防守球员,过掉了两人,还是林德勒夫...林德勒夫射门...球进啦啦啦啦啦啦!瑞典队的进球!!!球场上的比分变成了1-0。

我开始向边线疯狂飞奔,队友们在身后不停地追赶我。瑞典是世界杯冠军!但就在我朝着球迷们鼓掌庆祝的时候,一个声音打断了我。

“维克托?维克托?”

我认出了那个熟悉的声音...那是我的母亲,“吃完饭啦!”

额......

所以我催促着我的两个弟弟一起回家。事实上我有三个兄弟,但是只有两个和我年龄差不多,所以我们总是经常在一起踢足球。我的父亲也经常会和我们一起玩,但真正让我们获得进步的是妈妈。现在,我不想在这里表现得我像是一个妈宝。但我必须得告诉你的是,如果没有母亲,我就无法成为一名真正的足球运动员。没有任何可能。

你们知道吗?在我只有五岁的时候,她就已经充分地激发我的想象力。她给我买了一套守门员的装备——我记得那好像是法国门将巴特兹的球衣。就这么突然之间,我变成了巴特兹,我会在院子里跃起,像门将那样飞扑,然后摔在泥里。

噢噢噢噢!林德勒夫刚才的这次扑救真是太精彩了!

随后我的妈妈又给我买了一套齐达内的球衣。所以那时候我又化身为齐达内了,我会在球场上舞动,做那些马赛回旋的动作,还会给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传球。

我的天哪!你们看到了林德勒夫刚刚那个精彩的技术动作了吗!

不久之后,我的想象力印刻出了自己的一个梦想。当人们问我长大之后想要做什么的时候,我会立刻回答他:“我想要成为一名职业球员。”但是没有人真正把我说的这些话当回事情。他们会说:“嗯,这是个甜蜜的梦想,但这不能算是一份真正的工作,不是吗?”

实际上,它可以是。你必须相信这样的事情是有可能的,我做到了。而我的母亲也做到了。

当我为维斯特拉斯SK俱乐部效力的时候,我的妈妈每天都带着我去训练。我觉得那时候我还算有些天份,因为我很快就可以和成年队在一起踢球了。伙计们,成年队的节奏真的是太快了。最浅层的含义上来说,这里的身体对抗是非常残酷的。但我很高兴可以在那里踢球,因为作为一名年轻球员,在这里比青年队的成长速度要快得多了。那时候我的计划是加盟一支瑞典更大的俱乐部,不过后来我的经纪人接到了来自于本菲卡的电话。

说实话,他们对我的兴趣让我有些受宠若惊。那时候我才刚刚17岁,我住在家里,还要去学校上课。我不知道是否给接受这份邀约,所以我决定要和妈妈、哥哥一起讨论下这件事情的利弊。

优点是:本菲卡是葡萄牙最大的一家俱乐部,我可以和更好的球员们一起踢比赛了,我可以接受更出色的教练的教导。我甚至有可能首次获得一线队的出场机会。

缺点是:我必须一个人搬到里斯本去,独自一人!我不认识那里的任何人,我甚至还不会说葡萄牙语,我可能会像我的一些朋友那样子,他们有些人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开始移居国外,随后遇到了很多麻烦事。我真的该冒这个险吗?

我也不确定,随后妈妈开口了:“如果你不接受这次的邀请,你是否会后悔呢?”

我意识到自己确实会后悔,一个小时之后,我给自己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,大概过了两周的时间,我就在前往本菲卡的路上了。

随后我的妈妈也来陪我了,我的岁数还没有到达可以签合约的法定年龄。我们绕着里斯本走了一圈,希望可以了解这里的风土人貌。我觉得她对于这整件事情都充满信心,但第二天早上她哭了。她对我说,她为我感到骄傲,当如果我离开了她的身边,她会觉得非常难过的。但这个时候后悔也为时太晚了,在我和本菲卡签约之后,我又回到了瑞典为维斯特拉斯SK俱乐部效力了6个月的时间,然后是2012年的夏天,我乘坐飞机来到了里斯本,这一次的旅行没有回程机票。

坐在飞机上,我开始望向窗外,我至少感觉到了自信心。我的未来就在眼前——那么我又希望从中可以获得什么呢?我想象着自己从人山人海的光明球场的球员通道内跑进球场的样子......我喜欢那种感觉。是的,这是我想要的,这是我的A计划。

至于B计划,好吧,我没办法告诉你们...因为那是不真实存在的。

当飞机着落于里斯本的时候,一位俱乐部的代表带着我去了本菲卡的训练基地。第二天早上,当我醒过来的时候,我感觉到自己非常焦虑,我在Skype上妈妈通了电话。我在训练基地里待了还不到24个小时,而我依旧觉得有些后悔了。

“妈妈,我想要回家,我应该做点什么呢?”

但这样的情况正是妈妈想看到的,不是吗?我不知道妈妈是如何做到的,但她一下子就让我平静了——我很确信她是当时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让我定心的人。她告诉我,会没事的,事情总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最艰难。

伙计们,她说的没错。最开始的6个月确实是相当艰难的。

我想念自己的家人们,想念我的朋友们......我想念在维斯特拉斯SK的一切。我的意思是,在一个语言不通,没有任何朋友的国度,你又可以做些什么呢?能做的并不多,对吗?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训练基地的房间里。要么健身房,要么餐厅,要么就是房间里。就是我字面上的意思。即便是现在,我也可以想象出那个房间的样子,房间里的一草一木都清晰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,仿佛我还在那里一样。我可以看到房间里的小电视机......那张米色的书桌...红色的窗帘,还有可以看到训练场的阳台...红色的床单...硬邦邦的床垫,说真的,还不如睡地板呢。

而我在那里能做的所有事情,就是在Skype上和妈妈打电话,看《明星伙伴》。我不是在开玩笑,在半年的时间以来,我最好的朋友不是里斯本的任何人。

幸运的是,我的精神世界足够强大,我很快就成熟了起来。开始渐渐地学会一点葡萄牙语,我交到了几个朋友,甚至和一些人成为了死党。有一天,我们参加训练课的时候——那是一个艳阳天,我们当时在玩小游戏,我完全占据了上风。完完全全,你们懂吗,就是那种仿佛身体处于自动驾驶状态的感觉?你所做的一切都有什么意思?这是我之前的日子。而从那天开始,我对身边的一切都觉得很舒服,我仿佛又重新回到了维斯特拉斯的街道上。

而那个时候开始,我也开始相信,这次的签约可以有个顺利的结局。我可以做到的,你只需要相信自己,维克托。你需要享受这段旅程,剩余的一切都会顺着你的心意的。

不久之后,我就在本菲卡B队拿出了亮眼的表现,当时B队在葡萄牙的乙级联赛征战。2013年10月份,当我19岁的时候,我在杯赛中获得了代表本菲卡一线队出场的机会。这一切简直都是不可思议的,然后,我终于迎来了光明球场的首秀......

兄弟们...当我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当我跑出球员通道,走进球场,我听到了现场65000名球迷的尖叫声和歌声。你知道最有趣的事情是什么吗?我觉得自己以前也经历过这些。然后我开始回想起来,是的,我当然经历过!我曾在维斯特拉斯,世界杯的决赛中出场过呢!

只是当时那次有人打断了我,叫我回家吃晚饭,而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。

不久之后,我的另外一个梦想也即将实现了。2015年的时候,瑞典即将出战在捷克进行的U21欧洲杯的比赛。我很兴奋可以代表自己的国家出战这样的比赛。不过当球队宣布大名单的时候,我却很惊讶地发现——我竟然不在其中!

我很失望,我的意思是,我觉得这种感觉很难描述。我猜主教练根本没有意识到葡萄牙的次级别联赛有多强,他们挑选的大部分球员都是在瑞典国内效力的。我尊重教练的决定,但我感到了愤怒和沮丧。我选择外出度假也缓解自己郁闷的心情,随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收到了U21教练埃里克松的电话。

他说:“听着,维克托,我们还是决定要把你招到国家队来,你有兴趣吗?”

我说的:“额...是的!”

在首战对阵意大利的比赛中,我没有获得首发的机会,我的意思是,我怎么,好吧,我看起来很难在这支球队里获得出场机会?但随后我们的后卫亚历山大-米洛舍维奇被罚下了,我被派上去撑起球队的后防线。我们赢下了那场比赛,我们最终杀入了决赛,你猜我们在决赛遇到了谁?

葡萄牙,没错。

你们可以想到,这对我来说是一场极其特殊的比赛,但对于瑞典来说也同样如此。我们的国家不是经常可以在世界大赛上争夺冠军的。我们都清楚自己不是热门,但我们也确实有一个优势,我们愿意不懈地奔跑,直到比赛的最后一刻。这就是我们可以把比赛拖入点球大战的原因。

当我看着队友们脸的时候,我就觉得我们已经赢球了。我们是如此冷静。我们在点球大战中打进了第一粒进球。随后他们也进了,我们进了。他们没罚进。最终轮到我罚点,我是第五名球员,我全神贯注,看着球门的位置。当我走到点球点的时候,听到一名葡萄牙球员说:“他会罚丢的。”这让我感到更加兴奋,我把球罚向了中路,球进了!

葡萄牙罚丢了,虽有我们都陷入了疯狂......瑞典拿到了U21欧洲杯的冠军!

这是...好吧,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。

大约六个月之后,我变成了本菲卡的一线队球员。在接下来的18个月时间里,我们赢得了两次联赛的冠军,并且赢得了两次国内联赛的冠军。我能够要求什么呢?好吧,这其中发生了很多事情。比如说,我在一线队确定了属于自己的位置。

2016年早期的时候,当我第一次接到瑞典国家队的征召电话的时候,我感觉到自己童年的一幕幕又在眼前重新上演。这一次我不是假装自己瑞典国家队效力,我是真的要为瑞典国家队踢球了。

当我收到这个消息的话,她又开始哭了起来。

我的首秀,是一场对阵土耳其的友谊赛比赛,这种感觉是不可思议的。我穿着黄色的球衣,唱着国家队的国歌......这真的让我们充满力量。我只是开始想,哇哦。而当我开始觉得这没什么可以骄傲的时候,我们又获得了2016年欧洲杯的参赛机会。突然之间我又站在了国家队的球场之上,唱着国歌,我觉得这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。我发誓,我可以感觉到从脚趾到脖子的刺痛感。

扪心自问,我知道有一件事情可以战胜这样的感觉。就是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再做一次这样的事情。

现在,我更清楚地知道,2006年以来,瑞典还没有杀入过世界杯的决赛圈。而我们有资格在附加赛中对阵意大利时,几乎没什么人觉得我们可以赢下来。我们对比赛充满信心,球队上下一心,非常团结。你们知道,如果我们可以做得很好,像兄弟一样为了彼此而战的时候,我们可以战胜任何对手,我们可以在球场上为了彼此而献出生命,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纽带。

如果你们不相信我,你们可以去问问意大利。相信我,并非不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天赋,我们1-0战胜了对手。这就是我们的精神。

如今我已经从本菲卡转会加盟了曼联。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,这些惊喜是不断涌现而出的。我已经23岁了,但我正在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球队效力,你们懂吗?我和穆里尼奥一起工作,因为我在瑞典国家队效力,现在我还可以参加世界杯的比赛了。

这一切都非常有趣,因为有些人说我看起来就像是已经30岁了,我想他们说的没错,因为我必须成熟起来,才能克服如此多的困难,并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。但如果10年之前,人们告诉我,我将会成为一名职业球员,我觉得除了我的母亲,没有人会相信这件事情的吧。

她早都知道,我可以做到。

 

标签: 曼联 瑞典
责任编辑:刘梦童
专家推荐

搜索有趣

专题推荐

  • 单固攻略是中国足彩网针对竞彩足球单场固定奖金玩法,每日向彩民提供一场

    单固攻略是中国足彩网针对竞彩足球单场固定奖金玩法,每...[详情]

  • 天天竞彩为您提供最新天天竞彩分析、天天竞彩方案推荐、竞彩足球专家预测

    天天竞彩为您提供最新天天竞彩分析、天天竞彩方案推荐、...[详情]

扫码关注中国足彩网官方微信,精彩活动,丰富足彩推荐,永不停息。

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扫二
维码

彩票365客户端中国足彩网官方客户端

疯狂红单 x